1. <rp id="1xzq6"><meter id="1xzq6"></meter></rp>
    <rt id="1xzq6"></rt>

    <cite id="1xzq6"></cite>

      <video id="1xzq6"><meter id="1xzq6"><strike id="1xzq6"></strike></meter></video>
      <b id="1xzq6"><form id="1xzq6"><label id="1xzq6"></label></form></b>
    1. 
      

      <tt id="1xzq6"><span id="1xzq6"><var id="1xzq6"></var></span></tt>

    2. <cite id="1xzq6"><span id="1xzq6"></span></cite>

      企業發展戰略定位:聚焦煤電氣三大能源主業的產業鏈、服務鏈、價值鏈,加快建設現代大型綜合能源服務集團

      企業初心使命:為職工謀幸福 為企業謀發展

      企業精神:忠誠 敬業 堅韌  開放 創新 協同
      企業宗旨:服務社會 回報股東 造福職工

      企業發展總體要求確保企業發展健康可持續  

                        確保職工利益穩定可持續

      企業社會責任為保障安徽乃至長三角區域能源安全供給發揮主力軍作用

      企業合作理念誠信經營 互惠互利 共贏發展

      企業管理要求:嚴防安全管理放松  嚴防經營管理放松

      淮河能源>>史海鉤沉
      三炸水門橋:長津湖戰局關鍵點
    3. 時間:2022-03-01 10:07:15
    4. 來源:淮河能源報
    5. 編輯:胡娜
    6. 1950年11月27日,中國人民志愿軍第9兵團第20、第27軍與美陸戰第1師、美步兵第7和第3師在朝鮮長津湖地區展開了一場空前的激戰。當晚,志愿軍第27軍由東北、東南、西、西南四個方向對柳譚里美陸戰第1師第5、第7兩個團完成包圍;志愿軍第20軍控制死鷹嶺,割裂了柳譚里與下碣隅里敵人的聯系。28日拂曉,志愿軍第27軍完成了對新興里地區美第7師的合圍。11月30日,美軍開始向南拼命撤退,試圖跳出志愿軍布下的“口袋”。


      水門橋位于古土里以南約5.6公里處,橋體原本是日本人當年修建的黃草嶺水電站的水壩,壩頂兼作公路運輸使用。長津湖水庫的水經山邊的隧道引來,注入4根水泥制的巨大引水管道,引水管道沿陡峭的山坡直通山谷里發電廠的水輪機。水泥管與公路交錯處依山勢建有一座變電站。水門橋就架設在變電站下方兩座山體之間,跨度8.8米。過橋向南不遠,就是海岸線和元山港口。


      美陸戰第1師師長史密斯從真興里驅車北上經過水門橋時,就意識到這座橋的重要性,“沒有它,就無法撤出我們的車輛、坦克和大炮”。因而,一進入長津湖地區,美軍便開始加固水門橋,使其承重量達到50噸。長津湖地區溝壑縱橫、橋梁眾多,阻敵前進最好的辦法就是破壞道路、炸毀橋梁,而后尋機各個殲滅。


      12月1日,郭榮熙率領炸橋小分隊首次將水門橋炸毀。沒過多久,美軍一個工兵營就趕到斷橋處開始維修作業,很快就以木框體結構修復了大橋斷面。


      12月4日夜,炸橋小分隊再度出擊。他們悄無聲息地把更多炸藥安裝在水門橋上。在幾乎炸光整個橋面后,他們還破壞了周圍的可用木料,使現場只剩下幾段殘缺的橋基。然而,美第10軍第73工兵營又利用原橋殘留的根部和攜帶的鋼制材料進行修復,一座鋼制的車轍橋很快成型。12月6日晚,志愿軍第27軍第80師第240團抽出一個加強排和重機槍班組成“敢死隊”,戰士們每人攜帶幾十公斤的炸藥,執行第三次炸橋任務。


      據姜慶云回憶,在幾乎沒有任何重火力掩護的情況下,戰士們反穿著棉襖,讓白色的內襯和雪地融為一體,一邊沖鋒一邊隱蔽,將炸藥安置在鋼橋基座底部。隨著一聲巨響,新架設的橋面和橋基幾乎被全部炸毀。7日上午,美第5航空隊出動8架大型運輸機,經1000多公里的飛行,將8套M2型鋼木標準橋梁套件投向古土里狹窄的環形陣地。后來,美軍兩個工兵排把枕木拖上路基,并灌裝沙袋后,才開始架設臨時橋墩,展開橋體的拼接工作。8日16時,一座載重50噸、可以通過所有重型裝備的鋼制橋梁又一次架設于懸崖之間。兩小時后,美陸戰第1師開始過橋。當夜,下碣隅里美陸戰第1師第5團、第7團與古土里的第1團會合。


      6天3次炸橋,志愿軍圍繞一座橋展開了浴血戰斗,付出了巨大犧牲。志愿軍雖終未能斷敵退路,但依然讓美陸戰第1師遭到了毀滅性打擊。此次漫長而曲折的撤退,徹底顛覆了美軍對中國人民志愿軍——這支“農民武裝”式軍隊的判斷和認知。時任美陸戰第1師作戰處處長的鮑澤上校,多年后回憶起長津湖作戰時,仍心有余悸:“幸虧他們沒有足夠的后勤保障和通信設備,否則陸戰1師不可能逃離長津湖。”(學習強國網)


       皖公網安備 34040302000304號
      极速快三